白一树

I will follow you Apollo

【待授权渣翻】格朗泰尔的革命

周末特别不高兴,就在ao3找了篇可劲儿甜的ER自嗨一下。这篇写的挺不知所云的,想翻只不过出于对这种一大早起来和对方坦诚相见的感觉甜到了。

Ooc。Ooc。ooc。第一次翻,第一次翻,第一次翻。所以——慎入。

简介:同居后双方都苦于R的怀疑主义,最终在某个早晨莫名其妙地解开心结??

夭寿啦E居然很温柔,R居然会除了苦笑以外的笑。

-------------------------------------------------------------

 格朗泰尔仍没有习惯这一切。他不习惯陌生的公寓(或者说是“一间新公寓”,他总是这么称呼它)。不习惯每天早上醒来后纠缠的四肢,或是一个充满了意料之外的深情的男人——那就是源头。

他不习惯温暖。

已经一年了,格朗泰尔一直清醒地渴望着寒冷和孤独。已经一年了,他从未达成愿望。

安灼拉把这些都看在眼里。

格朗泰尔不是在抱怨,真的不是。他只是有点不安——寒冷和孤独才是他不可分割的部分,而且是占比很大的部分,他应得的部分。他在白天把这部分推到阳光下(或者更有可能在阳光下忘掉它,因为安灼拉的光辉已经充斥了全部空间),等到月亮升起时,这部分就自己悄然回归了。

但格朗泰尔还是没习惯——这温暖和明亮——这安灼拉——沐浴在晨光里。他知道安灼拉悉知他的感受。他也知道这感受最终会激怒安灼拉(安灼拉总希望所有事能变容易一点——因为格朗泰尔只相信耳朵听到的、皮肤触到的,嘴巴说出的事,而且他还见识了——任何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事情都得花一段时间才能让格朗泰尔接受,包括他一直想做的事,他想听到的称呼(当然不是阿波罗!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想不出格朗泰尔从哪里借来了这个诡异的对照)还有他的真实感受。要让格朗泰尔相信某个东西,够难的,可安灼拉还是十分坚定地尝试。)可是格朗泰尔并没有改观——他也憎恨自己,可就是改不了。但事实上,他慢慢还是接受了。

这就是为什么早上格朗泰尔醒来的时候被包裹在一片温暖里。他的胳膊环上安灼拉的腰,他们的手指交缠在一起,似乎他本来就属于这里。他立即把自己从危险的边缘拉回来。他立即(也是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从安灼拉的手里抽出来,收回胳膊,坐到床边,捂住脸,捂住眼。

这就是安灼拉怎么发现的他。安灼拉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身旁空荡荡的,于是他翻了个身。他看见格朗泰尔还确实在那。于是他伸出手,轻柔地放在格朗泰尔光裸的后背上。

格朗泰尔没有动。

安灼拉坐起来,把身体滑到男友背上,啄着他的肩膀。

“我想让你在这儿,和我在一起,”他平静地说,“每天早晨。”

他有点吃惊于格朗泰尔没像往常一样接话。相反,回复安灼拉的是带着笑意的叹息。安灼拉把自己的脚蜷到腿下,直起身体,在格朗泰尔的锁骨上滑动着手臂,刺激他微微直身后仰,直到格朗泰尔的整个后背贴着他的胸口。

格朗泰尔高高仰起头,伸长脖颈,脸上几乎挂着笑容。安灼拉的手从格朗泰尔的肩头坠下,轻轻覆上他的肋骨。他惊呆了。

格朗泰尔轻柔地转向他的男朋友,手指盘上安灼拉的肱二头肌。

“我知道,”他低语道,声音里压着大笑,“我觉得……我知道。”

就算是他声音中很少的一部分信任也听上去更像震惊。安灼拉的胳膊从格朗泰尔的肩头垂下,把手指轻压到心脏的地方,靠近格朗泰尔,在他的脖颈上刻下深吻。

他太美了。安灼拉的灵魂一阵刺痛。这个事实格朗泰尔终于认识到了——就算只认识到了一点点——也让他像个傻瓜一样露齿而笑。

“你知道?”安灼拉问道。他们目光相遇,分别带着柔和和喜悦。

“有意思。”格朗泰尔笑了,安灼拉几乎要相信这是真的了,“我是说……我醒了以后我只是……知道。这很奇怪。”格朗泰尔扮了个鬼脸。安灼拉毫不客气地在他肩头又狠狠吻了一次以示对这个表情的抗议。

“不。这就是事实啊。”他说。

格朗泰尔转向他,善解人意的笑容浮现在脸上。这一瞬间他正好撞上了安灼拉的凝视。然后他向前倾身,手在安灼拉的前臂上游走。他亲吻着安灼拉的鼻子。再次被拉回来是一件何其愉快又甜蜜的事呀——他爱慕安灼拉的表情——这就足够让格朗泰尔再次倾身了。他的手在男朋友的肱二头肌上上移,轻轻捏住下颌骨。他最终亲吻嘴唇。

贞洁变成了污秽和激情。当安灼拉把他推倒在床上时,他服从了,还加深了吻。

令人窒息的时刻过去后。当安灼拉“你属于我”的野性低语一波波敲打着他的肌肤时,他惊奇于滑入温暖和信任竟如此容易。

 


【假的整理】法扎/米flob站视频

感谢太太!

观岱:

💚💚💚


孢子梨:



基础版极不完全收录




(我好像丢了二十八个收藏夹…为什么一整理这么少……这么少……)












官方




【蓝光官摄】av2404961




【mv】av2946911








各种现场




【Florent场】av5293709




这个大家都看过,传说中的哭场、抱抱、以及撕心裂肺的Salieri和Florent




【安东尼奥场】av5312033 




Antoniox2 提前1分钟牵手然后米老师还把Flo逗笑场了




【提前一分钟牵手】av6631556 




这场超好看,牵手牵到一半米老师还换了个掰手腕一样的姿势继续牵




【bercy】av5656895 




著名的Bercy末场,除了活到爆Flo的哭场和米老师特别苏的诀别点头之外,最后一p返场也非常值得一看,简直漫天玫瑰雨中的婚礼现场




【11米生日】av6271683 




【11米生日2】av6380671




11年米生日,全员返场庆生改编纹我的祝福,Flo带头,里面有非常甜的抱抱




【10米生日】av6380648 




【10米生日2】av3828161 




10年米生日,同一场不同角度的饭拍,返场唱杀杀服你的时候本来应该俩人背对背,但是米习惯性回头找flo的时候发现他退到了后面,把自己的歌让给了他。这段一直是我心中米flo视频的top1,不知道怎么说但真的……小细节就是特别米flo,看多少遍都觉得这个默契值真是绝了(。












节目




【0809】av5898874




P1是早期词完全不一样的活到爆,中间3分多的时候米老师毫无征兆地袭胸




P2电台录活到爆,米老师花式戴耳机,两人都是一听到对方唱歌就开始非常甜地笑




【乌克兰con拥抱牵手飞吻】av5384876




呃……这个不说了……




【con贴脸】av5487776




好像也是乌克兰场,开场猝不及防地一个贴脸 




【整蛊节目】av5594477




没有翻译,但是根据弹幕来看大家都是啥也听不懂但是津津有味地看到了最后……




非常有看点的一场,大概是讲大家被忽悠去录L’Opera,但其实是录个假歌,全程一直被隐藏的摄像机偷拍。所以说这场的米flo是非常自然态的,可以看出俩人平时的相处模式啥的。其中有一个非常经典的被传为“迷之八秒”的段落, 大概就是Flo站起来抬手弄头发,然后露出一截腰和胖次边缘,然后摄像机就拍到了米老师用黑洞一样的眼神注视着这个画面,一眨不眨,整整持续了八秒钟。……




【09活到爆】av5960520 




【纹我杀杀节目】av6111221




唱完结束之前米flo有一个勾肩搭背 




【同上】av6111411 




【巴黎con】av6209424 




牵手、mua、笑成一个少女




【12f-con】av6271575




米又双叒亲Flo……重点在4:25




【花滑之星】av6340112




合唱杀杀服你 




【后台直播b-box】av6370395




非常日常




【11巴黎con 看p7】av6370734 




【11巴黎con玫瑰】av8507202




长发flo,玫瑰唱到最后两人突然有一个迷一样甜蜜的对视 




【NG 饭拍】av2119002 




【NG 官摄】av3655014 




著名视频,看到弹幕有姑娘说已经把弹幕都背下来了……两个画质都很好,灯光有点差别




【11节目弹唱】av5292896




【blackbird】av8627152




没什么特别的糖,就是显得比较……日常……过日子一样 




【三人串烧】av3747953 




【电视节目】av9253661 




【节目 疯狂对视】av5384519




天雷勾地火的对视  




【访谈】av5714055




一个基本上啥也听不懂的访谈,然而米半躺着和Flo在同一个沙发上,然后各种对视,仿佛旁边的火星姐不存在 




【转盘节目】av5413208




【转盘节目2】av3338102 




迷之节目,著名的白衣转盘,然后米flo各种眉目传情




【俄con】av4743636




全程甜蜜对视 【节目】av6079221




 呃,这个……看图就好,中间宛如隔着坚实的空气





【17flo演唱会】av9650115




这个应该都看过,新糖 




【08幕后】av6014401




2:20 有一段非常迷幻变调的活到爆 ,好听




 【俄节目】av10101604




没有特别糖,但是上节目大家带妆都非常帅气,然后Flo唱杀杀服你的时候米老师在后面很敬业地尬舞(。真的超级投入









【NRJ颁奖】av4549548




4:28 著名的有声音的mua








一点点微博上很有看点的秒拍




(感谢两个主页和太太们的链接…)




【饭拍小房间】https://m.weibo.cn/1468086877/4010123015277589




五人活动,众人呈现前三后二的队形,前面大家认真唱歌后面米flo迷之对视,从头到尾没把视线从对方身上挪开(前面三人:……) 




【RFM活动】https://m.weibo.cn/3176221722/4005899054221547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抬头一看屏幕他们就又双叒唱成这样了…




【圣诞颂歌】https://m.weibo.cn/5238429631/4021744244838918




这场特别!特别甜!粉红气息溢出屏幕…甜得难以置信。把圣诞歌唱出了活到爆情歌对唱的感觉,刚开始大家都是一人一段,只有他们俩一直是合唱




【威尼斯1】https://m.weibo.cn/5238429631/4031622925261557 




【威尼斯2】https://m.weibo.cn/3176221722/4008665214798182 




showcast,递拨片




【合唱】https://m.weibo.cn/5238429631/4068166293909199 






有时候真想抓一把安眠药吃了一睡过去算了,我真是累的不想活了。实在没勇气活了。从去年自杀无果以后成天开开心心的说要努力学习考好大学,但内心除了惶惶不可终日的负罪感以外什么都剩不下——我花着那么多家里的钱却活的这么失败,家里人也慢慢耗光了耐心,除了不成器、恶心人、混吃等死以外不会给我任何其他评价。晚上总做梦自己被淹死在各式各样的液体里、被狗咬、迷路。我真是还是死掉比较好。就算我这一阵子活下来但凭从小到大这么悲观懦弱的性格以后也不会成功的,也就是赖活着而已,倒不如早死早清闲了自己也清闲了别人。
就算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和石头大海一样就是个物体,还紧盯着自己妄图解释一切,本质来讲我们也就是个聚合体罢了。

flo开微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吸猫+吸flo两不误
我也不知道是该羡慕猫还是该羡慕flo
both are sooooooooooooooo cute!!!!(暴风式哭泣

我实在绝望地产粮失败

总之我想翻外网扒文了………
ER怎么这么冷……而且合口味的粮好少……【滚你个产不出来的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吱歪
如果读得开心了可能会搞个翻译啥的………?

【双扎】夭寿啦莫扎特们当众拿星星砸人啦!

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脑洞可以😂

执笔为药:

豆扎 莫扎特


米扎沃尔夫冈


 真·上帝视角




上帝:算我求求你俩了,求你俩回去好不好?别再大半夜喊我起来听摇滚了。


 


 


 


我,Jesus Christ,在这里向自己忏悔,我就不该因为好奇,想听听我忠实的仆从科洛雷多主教每天在祷告里说的莫扎特的音乐,就命令天使把两位莫扎特带上了天堂。


一开始情况还算好,接沃尔夫冈大师的天使准时到达了,但我派去接莫扎特大师的天使禀告说维也纳的天气不好,要在那多留几天。


沃尔夫冈大师虽然有些喜欢调戏天堂里的天使和圣女,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一个人待在我为他准备的琴房。不得不说他的音乐比任何一位天使演奏出来的都要美妙,而且那么美妙的音乐我居然前所未闻,这种音乐只配在天堂演奏,才衬得出它的美。


但是几天之后,接莫扎特大师的天使带着莫扎特先生来了,情况就急转直下了。莫扎特大师刚来的时候曾经因为天堂里面没有赌场跟我闹,我没有办法,只能满足他,给了他几个骰子,他安分了几天。结果没过多久他又开始跟我闹了,因为他觉得天使们的翅膀很好看他也想要。


这怎么可以呢?我都忍了你公然带着我的天使们赌钱了,就因为你能写出一流的曲子,你这个人怎么还能得寸进尺呢?


于是我很坚决地拒绝了他。可是没想到他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说服了沃尔夫冈大师,每天在我睡觉的时候就带着他一起在我房门口唱摇滚,我怀疑那阵音乐声大得人间都能听到。


虽然我是神,理论上来说是不需要睡眠的,但我就是喜欢睡觉啊,他们怎么能剥夺我睡眠的乐趣呢?


于是我跟他俩理论,我不能给他俩翅膀,因为他俩不是天使也不是神。


“但是莫扎特就是天使啊!他简直就是音乐之神!是音乐本身!”沃尔夫冈大师很大声地这样反驳我。


“沃尔夫冈也是天使!连神都创作不出能比得上他十分之一的作品!”莫扎特先生喊得比他更大声。


“你们不能这么不讲道理。”我准备拿出我当年感化众生的口才跟他们讲大道理,并把他们忽悠得想不起来要翅膀这回事,但莫扎特大师直接拉着我开始跳舞了,在沃尔夫冈大师的伴奏声中。


等我俩停下来的时候,我作为一个神,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类才有的,快晕过去的感觉。莫扎特大师果然非同一般。但我还牢记我的初衷,我依旧拒绝了他。


结果第二天莫扎特大师身边的那个叫阿玛迪的孩子就开始追着我的天使们,说要拔他们翅膀上的毛做羽毛笔。


没有办法,我只好屈服了,给了他们仨一人一双翅膀。


我本以为,有了翅膀以后他们就能真正消停了。但我错了。


莫扎特大师依旧天天带着我的天使们赌钱,沃尔夫冈大师依旧天天调戏我的天使们,不过让人比较欣慰的是,阿玛迪不再追着我的天使们拔毛了。虽然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现在莫扎特大师时不时就来拉着我跳舞,或者让我听他新写的摇滚乐。沃尔夫冈大师励志要为每一位天使都写一曲咏叹调。


这些我都能忍,毕竟音乐至上。但是最近他们不知道逼迫哪个天使弄了一堆星星来,天天在天堂抱着一堆星星你扔我我扔你。关键是准头还不好,经常误伤别的天使,我都被砸过好几次脑袋了。


我现在也不管什么天不天籁了,我只希望他们俩位大师什么时候在天堂玩腻了能回去人间。虽然两位大师的音乐真的让人赞不绝口,但我真的不想被星星砸死。


好了不说了,莫扎特大师又来找我听摇滚了,我得赶紧躲起来。


愿荣耀归给我们的父神,直到永永远远。



為什麼不生出千手千眼來
既然你有很多很多秋天
很多很多等待搖落的自己

——周夢蝶《九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