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一树

蜗角虚名。
清风皓月。

有时候真想抓一把安眠药吃了一睡过去算了,我真是累的不想活了。实在没勇气活了。从去年自杀无果以后成天开开心心的说要努力学习考好大学,但内心除了惶惶不可终日的负罪感以外什么都剩不下——我花着那么多家里的钱却活的这么失败,家里人也慢慢耗光了耐心,除了不成器、恶心人、混吃等死以外不会给我任何其他评价。晚上总做梦自己被淹死在各式各样的液体里、被狗咬、迷路。我真是还是死掉比较好。就算我这一阵子活下来但凭从小到大这么悲观懦弱的性格以后也不会成功的,也就是赖活着而已,倒不如早死早清闲了自己也清闲了别人。
就算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和石头大海一样就是个物体,还紧盯着自己妄图解释一切,本质来讲我们也就是个聚合体罢了。

flo开微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吸猫+吸flo两不误
我也不知道是该羡慕猫还是该羡慕flo
both are sooooooooooooooo cute!!!!(暴风式哭泣

我实在绝望地产粮失败

总之我想翻外网扒文了………
ER怎么这么冷……而且合口味的粮好少……【滚你个产不出来的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吱歪
如果读得开心了可能会搞个翻译啥的………?

【双扎】夭寿啦莫扎特们当众拿星星砸人啦!

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脑洞可以😂

执笔为药:

豆扎 莫扎特


米扎沃尔夫冈


 真·上帝视角




上帝:算我求求你俩了,求你俩回去好不好?别再大半夜喊我起来听摇滚了。


 


 


 


我,Jesus Christ,在这里向自己忏悔,我就不该因为好奇,想听听我忠实的仆从科洛雷多主教每天在祷告里说的莫扎特的音乐,就命令天使把两位莫扎特带上了天堂。


一开始情况还算好,接沃尔夫冈大师的天使准时到达了,但我派去接莫扎特大师的天使禀告说维也纳的天气不好,要在那多留几天。


沃尔夫冈大师虽然有些喜欢调戏天堂里的天使和圣女,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一个人待在我为他准备的琴房。不得不说他的音乐比任何一位天使演奏出来的都要美妙,而且那么美妙的音乐我居然前所未闻,这种音乐只配在天堂演奏,才衬得出它的美。


但是几天之后,接莫扎特大师的天使带着莫扎特先生来了,情况就急转直下了。莫扎特大师刚来的时候曾经因为天堂里面没有赌场跟我闹,我没有办法,只能满足他,给了他几个骰子,他安分了几天。结果没过多久他又开始跟我闹了,因为他觉得天使们的翅膀很好看他也想要。


这怎么可以呢?我都忍了你公然带着我的天使们赌钱了,就因为你能写出一流的曲子,你这个人怎么还能得寸进尺呢?


于是我很坚决地拒绝了他。可是没想到他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说服了沃尔夫冈大师,每天在我睡觉的时候就带着他一起在我房门口唱摇滚,我怀疑那阵音乐声大得人间都能听到。


虽然我是神,理论上来说是不需要睡眠的,但我就是喜欢睡觉啊,他们怎么能剥夺我睡眠的乐趣呢?


于是我跟他俩理论,我不能给他俩翅膀,因为他俩不是天使也不是神。


“但是莫扎特就是天使啊!他简直就是音乐之神!是音乐本身!”沃尔夫冈大师很大声地这样反驳我。


“沃尔夫冈也是天使!连神都创作不出能比得上他十分之一的作品!”莫扎特先生喊得比他更大声。


“你们不能这么不讲道理。”我准备拿出我当年感化众生的口才跟他们讲大道理,并把他们忽悠得想不起来要翅膀这回事,但莫扎特大师直接拉着我开始跳舞了,在沃尔夫冈大师的伴奏声中。


等我俩停下来的时候,我作为一个神,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类才有的,快晕过去的感觉。莫扎特大师果然非同一般。但我还牢记我的初衷,我依旧拒绝了他。


结果第二天莫扎特大师身边的那个叫阿玛迪的孩子就开始追着我的天使们,说要拔他们翅膀上的毛做羽毛笔。


没有办法,我只好屈服了,给了他们仨一人一双翅膀。


我本以为,有了翅膀以后他们就能真正消停了。但我错了。


莫扎特大师依旧天天带着我的天使们赌钱,沃尔夫冈大师依旧天天调戏我的天使们,不过让人比较欣慰的是,阿玛迪不再追着我的天使们拔毛了。虽然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现在莫扎特大师时不时就来拉着我跳舞,或者让我听他新写的摇滚乐。沃尔夫冈大师励志要为每一位天使都写一曲咏叹调。


这些我都能忍,毕竟音乐至上。但是最近他们不知道逼迫哪个天使弄了一堆星星来,天天在天堂抱着一堆星星你扔我我扔你。关键是准头还不好,经常误伤别的天使,我都被砸过好几次脑袋了。


我现在也不管什么天不天籁了,我只希望他们俩位大师什么时候在天堂玩腻了能回去人间。虽然两位大师的音乐真的让人赞不绝口,但我真的不想被星星砸死。


好了不说了,莫扎特大师又来找我听摇滚了,我得赶紧躲起来。


愿荣耀归给我们的父神,直到永永远远。



為什麼不生出千手千眼來
既然你有很多很多秋天
很多很多等待搖落的自己

——周夢蝶《九行》

阳台上面自己长出一只牵牛花。
惊喜。